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tianxingjian0126的博客

萍踪竹意 岁月有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:对《五柳先生传》一文中三个句子翻译的探究   

2010-03-25 12:27:54|  分类: 教学材料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 《五柳先生传》一文的结尾有这样三句:“衔觞赋诗,以乐其志。无怀氏之民欤?葛天氏之民欤?”这三句在《教师教学用书》中译为:“一边喝酒,一边吟诗,为自己抱定的志向感到无比快乐。他大概是无怀氏治下的百姓,或者是葛天氏治下的百姓吧?”
  我认为这三句中的后两句的语气应为感叹语气,标点应为感叹号而非问号。
  这三句的翻译存在两个问题:(一)结合全文看,第一句的译文与作者原句句意不一致;(二)第二、三句的语气和原句语气不符,因而致使译意与原意大相径庭。
  先看这三个句子在文中所处的位置和作用。
  五柳先生传》是陶渊明托言为“五柳先生”写的传记,实为自传。文章从思想、性格、爱好、生活状态等方面塑造了一位独立于世俗之外的隐士形象,赞美了他安贫乐道的精神。
  全文分两段:第一段是传,第二段是赞。“赞”是传记结尾的评论性文字。在“赞”中,作者以“黔娄之妻”的话验证五柳先生“不慕荣利”的行为品质是属于战国时齐国的黔娄那一类“不戚戚于贫贱,不汲汲于富贵”的隐士的。对此作者引以为幸事。因此作者继而又幽默而轻松地吟咏道:“衔觞赋诗,以乐其志。无怀氏之民欤!葛天氏之民欤!”读这三句,我们仿佛可以看到五柳先生在那里畅快地微笑着,一边喝酒一边作诗,流露出那种恬淡自足、自得其乐的神态。
  这三句放在文章结尾,是揭示本文主旨的句子。作者在其中表明了自己对其生活情趣所抱的态度:安贫乐道,自得其乐。“衔觞赋诗”——一边喝酒,一边吟诗。这是作者爱好和志趣的一个概括,它与“黔娄之妻”的“不戚戚于贫贱,不汲汲于富贵”相一致。“以乐其志”中的“其志”不应理解为“自己抱定的志向”,应理解为“他的这种生活情趣”。因为“其志”在很多世俗的人们看来是惨不忍睹、不堪为乐的,但在作者却自得其乐。此句中的“以”应作连词用,表示“衔觞赋诗”这一行为的目的,正是为了“乐其志”。此句正突出了陶渊明在东晋那个黑暗腐朽的社会中,不愿在污浊的官场上追名逐利的特立独行的精神品质。所以综合起来看,第一句应译为:一边喝酒一边吟诗,对这种(虽然穷困却又自得其乐的)生活情趣感到无比的快乐。或者:一边喝酒一边吟诗,用来娱乐自己的生活情趣。
  第二、三句在《教师教学用书》中被翻译为选择关系的推测语气。内容是选择“无怀氏”、“葛天氏”中的一种,显然与作者原句句意不符。因为作者是借“黔娄之妻”的话写这一类人共同的追求。黔娄是战国时代人,作者是东晋人。他们都不可能是“无怀氏”或“葛天氏”治理下的百姓。因为“无怀氏”和“葛天氏”都是传说中的上古帝王。传说在他们的治理下,人民生活安乐,恬淡自足,社会风气淳厚朴实。这是千百年来人们理想的社会形式。而作者则确认他自己和黔娄这一类隐士们这样饮酒赋诗,以乐其志的生活正是这两种理想社会中的生活。作者之所以如此写,实则为寄托自己的社会理想。
  两个句子结尾均用语气词“欤”,在《辞海语词分册》(上海辞书出版社1977年11月第1版)和《辞源》(中华书局1981年第2版)中均将“欤”的义项归结为三个:①表疑问语气;②表感叹语气;③表反诘语气。而这两句中“欤”的语气,两书都选定为②表感叹语气;且此义项的条目中均把这两句作为该条例句。我以为这是很有道理的,也是符合上下文的语境的。
  如果语气词“欤”在此表感叹语气成立的话,那么这两句后应该用感叹号而非问号。结合上下文和作者的表达需要,第二、三句应译为:“(这类人)该是生活在无怀氏治下的臣民吧!该是生活在葛天氏治下的臣民吧!”结尾的感叹发自肺腑,表明自己独立于世俗之外,安贫乐道的精神追求,正是自己理想的生活追求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